做让自己开心的事情

想说的话

趁着深夜没人lo限流说一些关于这一篇还有这次作品里没怎么提的我对画画的感受。 有过激发言,发出来是因为我信任lo上fo我的人。 从之前画的经历也可以看出我是没有在国内正式学美术的,就一直觉得大概自己不是很喜欢国内的美术训练还有评分标准。可能也是没有缘分遇到可以那样做的机会吧。 我画不了、不太有欲望去画“画面漂亮的”东西,从小就不太感冒所谓“美”啊“艺术”的东西,比起画面精致的作品,《麦兜故事》那样的才比较吸引我。 出国之后的确周围的人都是不知道什么是集训,最早也是高一才开始周末去画室画画的人,我感觉和他们在一起,不用考虑自己没有经历高强度的美术训练轻松多了,但是还是很多时候看到国内出来的基础很好的人后悔自己当年应该要去咬咬牙坚持过去。 但是画完新的这篇想想,大概那还是不适合自己的,看着微博我也觉得我心理素质比较差,大概在主流的“画好=技术高明”的审美下生存不下来。 大概是大三上学期,还没去交换的时候是我最抑郁最痛苦的时候,那时候因为周围的人开始准备找工作,渐渐没有单一评价的环境开始慢慢有了“著名的广告公司、大公司最好”的趋势。虽然大三都还在画想画的东西,但是还是没得到什么认可,觉得特别绝望。到后面就觉得什么都没啥意义了,然后在课题中画了一套图之后就整个人不是很想画图了,觉得很累。 然后在交换期间,经历了孤独啊总总,突然画一下画觉得舒服多了。那时候画的是挺放飞的,挺廉价的帅气的男孩子。那时候画画都挺敷衍地,精力主要在设计课上,虽然上得没那么开心。画完廉价的男孩子之后感觉到的是,不管怎样我还是最喜欢画画的,我大概会画一辈子吧,这样。 然后突然就觉得周围的评价都挺无所谓了,因为自己要画一辈子啊,画不好有想画的东西就回国再找老师教慢慢学就好了,因为要画一辈子啊。而且,比起少年成名,完全没人看还在相信自己想画的东西一直画下去画到死才比较帅嘛(现在也是这样想的。 总之我很长年做喜欢的事在网上得不到认同,所以现在有人看已经很好了。而且虽然网上小年轻们(没有贬义)对我的评价不高,周围的人都还挺喜欢我的东西的,那样就好啦。 以上是因为最近看到很多关于画画抑郁的事情想说的话。是我自己不再因为画画抑郁的过程,可能还会因为什么抑郁不知道,到时候再解决。 啊然后最近看到有人说长大就是接受自己是个平庸的人,我觉得很生气!人哪有平庸不平庸啊特别不特别啊,我觉得只是有趣的人和无趣的人的区别而已,只要心中有喜欢的东西并追求它肯定不会无趣啊,无趣的就是随波逐流的人吧。总之可能有些人觉得能画出什么东西来那个人就很特别,很天才啥的,我觉得完全没有那回事!最讨厌靠画画提升自我地位的人了……人都是一样的人都是一样的,技术高明表达特别和人品不挂钩……这种无聊的中二病还是趁早丢弃去画点自己真正想画的东西吧拜托了……(过激 所以我也很讨厌“神仙”这个词,可能说者无意但我听着觉得不舒服。我太敏感了。 好了渐渐变成单纯抱怨了……我单车还放在车站忘了骑回来,我去骑回单车了,这条虽然很过激但是不删,都是憋了很久的话了。能看到这里还不un我的人你真的是很爱我了,谢谢你,un的人也谢谢你还花时间看到这里,总之我之后也会快乐生活的欧耶。

大概是一个思绪清理

今天和教授聊,感觉第一次懂了那么多东西, 我至今都很害怕和教授聊天,因为总觉得他们发现我实际上没有那么优秀,脑内还充满了莫名其妙的扭曲的想法就会对我失望,所以其实一直都很不敢在教授面前表现的太脆弱。 不过今天说了很多自己害怕的事情,害怕画不好,害怕不能做一个优秀的学生,不能在毕设发挥极限,自己一直都很讨厌竞争等等。还有关于这次作品可能想要说的事情,说完发现自己还是其实很没有个头绪。 不过今天从教授口中听到了“理所当然”这个词,可能比起“日常”和“生活”,“理所当然”这个词对自己的作品更加贴切。因为美好的事物都那么理所当然地存在,所以才会那么喜欢吧。 可能真的是一定要完完全全把想的事情完全表现出来才能向前进。 教授说毕设一定要做到“极限”,“限界まで”,不过这个极限又好像不是把自己逼到绝境在很痛苦的情况下创作,至少我希望这不是一个比谁做地最惨的比赛。好像是对于这个作品,将它做到最完整,最极致。 嘛为了达成这个目标当然第一是要先把我第一轮全部画完,然后再添加和考虑构成。 12月8号的提交也还只是一个通过点,最后还有最后最后一个月。 估计今年最后也是在整合这个作品中度过吧…… 不过这个作品里的确蕴含着,我还不清楚不过确实想要表达出来的东西。 虽然不知道为了把它做到极限其实要怎么做,总之这几周快马加鞭确确实实地把第一轮画完吧!fight!頑張れえええ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