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让自己开心的事情

 

想梳理一下自己的漫画论。

这里谈的终究是我想画的漫画,没有强加于他人的意思。




我认为漫画有接近影像和接近文学的两种。


前者就是讲故事的类型,需要环境和人物的具体设定来表达作品想传达的信息。后者接近随笔,读者不需要顾及太多逻辑和设定,只需要跟着作者的画面的文字去阅读,比较偏纯艺的类型。当然大多数作品都是两者的混合,不是一个绝对的对立。


因为自己喜欢画不同的场景和人物,所以想做的是偏影像的漫画。想讲故事也是因为自己想研究这个世界,并通过表达更了解它。


我觉得讲故事的漫画很重要的就是读者自己读出自己的感受,而不是作者强加意味在作品中。看到作品中的人的各种选择和想法、与自己的生活做对比,得出自己新的感悟。这点很基础,但是很难,经常轻易地就会让角色自己说出想表达的东西,我觉得这样作品的世界就会立刻单薄起来。想表达的感受也最好就是让读者自己感受出来,而不是直接说,读者了解到角色是在经历了这样这样的事,才有这样的心情,角色的心情才会更容易进入读者心里。然后我大概是性格原因,觉得情绪表达越微妙越好…看上去平平淡淡仔细想来又感触良多…的感觉就很吸引我。


角色塑造重要的除了让人印象深刻的特征,还有制造这些特征的环境和经验。角色表面没有说的故事才最丰富角色。角色也是有局限性的,不会有说什么都是对的角色,角色会做错事也很正常,一些少年漫画经常有象征道德正确的角色我认为其实就是一种角色单纯化。但角色的一贯性也很重要,在一个故事里关系到表达内容明不明确。人会一下子就转变,但角色不会,至少不会在读者没看到的地方突然大变,所以要在一个基础轴上创造复杂的角色。


关于“好懂”和“单纯”的故事。单纯化容易使内容幼稚化,而且没有多样思考的世界观其实就很接近军国主义(这是从老板拿借来的论点)。有这样想的人,也有完全不一样想法的人,人充满矛盾充满烦恼地面对这个世界。认识到世界的矛盾和多样性,我觉得复杂的作品的价值就在这里。


但不是单纯去追求“复杂”“难懂”的表达就是好的,作者自己没有感受的“复杂”表达那就是“装()”。演同样的《哈姆雷特》也有完全不有趣的时候。这个判断读了就能感受到,就是大谈哲学人生,但读完仍不知道读了什么或者没有什么感触,似懂非懂只能大呼“牛逼”的作品。


结果作品也是让人更了解自己的社会、更了解自己的一种方式,娱乐的成分也有,但就不能光是哈哈哈然后结束吧。当然我觉得笑和泪一样是很重要的,不是光为了乐观什么的,笑感觉是更好发泄对生活的不满的方式,是“讽刺”引发的笑,一边认识到世界的混乱和矛盾一边生活的感觉,能笑着流泪最好了。


总结来总结去发现自己果然不能勉强去做不喜欢的故事,还是追求自己想要的作品的时候最快乐。自己努力的地方被评价也最开心。虽然追求的还有很多没能做到的地方,但会继续接近的。今天想出了新的脚本很开心,就趁机总结了一下自己的目标,希望能持续努力下去。



评论(12)
热度(68)